以邓小平的精神全面坚持唯物主义

以邓小平的精神全面坚持唯物主义

  李洪志用歪理邪说竟能俘虏那么多人这件事,值得我们每一个共产党员作认真的反思。

  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全部共产主义运动史证明:当一个政党全面坚持唯物主义的时候,就能赢得人心,革命形势就会高涨;当对历史有所回避,理论上搞实用主义(重大政治举措的实施在先,理论的解释、“服务”在后),组织上搞封建主义(如个人崇拜、领导人钦定“接班人”)的时候,就会失掉群众,犯大错误,导致革命航船触礁。

  共产主义运动初期,各工人阶级政党高唱着“让思想冲破牢笼”的战歌,用唯物主义理论挑战强大反动的传统势力,深刻揭示、剖析严重的社会问题,把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很快地,让马克思主义传遍了全世界,甚至在一些国家夺取了政权。

  当党的领袖被神化为一言九鼎的“皇帝”和“救世主”,谁也无法制约的时候,一方面不能用辩证法否定自已因唯心主义所犯的错误,另一方面必然打击坚持说真话的唯物主义者(如对彭德怀),把知识和知识分子当作革命对象,理论变得僵化,群众被“运动”,“全国人大”成花瓶,法律只能为政治而不是为公民服务,这样一来,像林彪、“四人帮”那样的假冒伪劣的“马克思主义”也就应运而生并能危害社会多年。

  多亏邓小平以唯物主义的伟大精神和魄力拨乱反正,彻底否定“文革”,平反一切冤假错案,掀起一场普及唯物主义的关于“真理标准”的大讨论,勃发了人们的精神,活跃了人们的思想,凝聚了党心、民心,让人们在建国后第一次感受到了唯物主义的强大威力和它带给人们的巨大畅快,所以,才取得了改革开放初战的伟大胜利。

  有一个不争的事实必须点明:林彪、“四人帮”的伪劣货色倒了“马克思主义”、“唯物主义”的牌子,让普通群众一听到这些字眼就想到历次的政治运动,如“合作化”、“反右斗争”、“大跃进”、“人民公社”、“阶级斗争天天讲”、“文化大革命”等,加上唯物辩证法的思维方法始终没有深入人心,受宠的是“精神奴隶”,人们感受到的是重大决策不科学、不民主的唯心主义氛围,导致人们信仰的严重危机,以至对意识形态问题再提不起兴趣。看看现在的报刊,最冷清、最萧条的是社会科学方面的报刊。虽然想在理论上作些探讨的人不少,但左一个禁区,右一个不准,中间夹上一个“不争论”,社会科学就是繁荣不起来,以至人民群众思想上仅有的几条“马克思主义”、“唯物主义”的名词概念也被李洪志的歪理邪说置换掉了。因害怕“和平演变”而追求至清至纯的中国人在思想理论上的“免疫力”太差了。

  贫穷不是社会主义,排斥思想的多元化不符合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辩证法,政治禁忌多更不属于以解放全人类为大目标的共产主义。科学没有禁区。本该由科学驰骋的领域若成了禁区,就会扩大群众的“盲点”,伪科学就会去占领这些领域。恩格斯提醒人们不要遮遮掩掩地带着很多顾忌和乞求去搞科学研究:“科学愈是毫无顾忌和大公无私,它就愈加符合工人的利益和愿望。”(《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马克思也说过:“理论只要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而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

  总结教训,我们应该以邓小平改革开放初期否定“文革”、平反冤假错案、发动“真理标准”大讨论的伟大精神,还马克思主义以本来面目,张扬共产主义民主、革命和科学的真谛,大力普及唯物辩证法,全面坚持唯物主义,认真总结建国后的正反面经验,再来一次思想解放运动,繁荣社会科学,把一个习惯于言不由衷的民族振兴为一个思想活跃的民族,这样,才有望把改革开放健康顺利地向纵深进行下去,才有望和发达国家并驾齐驱地共创新世纪人类文化的辉煌。

随便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