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滩上的荷花

黄河滩上的荷花

  六月,是荷花争艳的时节。

  周六,我和妻子去洛阳银滩休闲农业观光园看荷花,因那里的荷花盛开在黄河滩上,有自然野趣的味道。

  牡丹城,停靠的一辆豪华大巴直通观光园,它承载了游人与荷花亲密接触的重任,也为荷花带去了摄影家、文学家、画家及其他艺术家。有了他们,荷花,才历朝历代久盛不衰。

  经过一个半小时的颠簸,我们来到了观光园。

  观光园位于孟津县会盟镇,号称十里银滩,万亩荷塘。每到这个时节,这里总是游人如织,络绎不绝。女人们撑起各式阳伞,穿上花儿一样的防晒服;男人们则大多无修饰,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他们顶着骄阳,冒着酷暑,一身湿漉漉地就是为了一睹接天莲叶的荷花。

  说到会盟镇,也是一身的故事。

  公元前1046年,商纣王昏乱暴虐,骄奢淫乱,各诸侯都叛离殷商而归顺西伯姬昌(周文王)。周文王死后,子发即位,是为武王。

  武王九年(公元前1048年),大会诸侯于孟津,前来会盟的诸侯和部落首领达八百人之多。大会上,周武王号令誓师,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盟津之誓”。这是一次诸侯的重要盟会,实际上也是灭商的总动员。武王下令将士们向黄河对岸发起进攻,顷刻间千舟竞发,浪花飞溅,周军以迅猛之势占领了对岸。但武王令牌一指急令回撤,原来,武王此战的目的是进行一次渡河战斗演练,同时,也想借机探明各诸侯国的虚实。通过这次演练,武王认为一举灭商的时机还不够成熟,因而引兵暂退。众诸侯经历这一事件,认为武王决策果断,都愿唯命是从。由此,武王确定了盟主的地位。史上“八百诸侯会盟津”(今孟津会盟镇)的来历是也。

  走进园区,人潮涌动,大多都直奔荷花的主景区。我和妻子则不然,而是沿着园区里的主路一直向北,走马观花似的随意欣赏着两侧的荷花。来到北门,保安为我们签发了便条,说是回来拿着便条就可以进园了,不然还要重新购票。这时我才注意到园区已经到了尽头,再往前走就离黄河滩不远了。经过打听知道黄河滩只有一公里左右的路程了,索性就去那里看看。

  越往北走,路况越差,水泥路变成了渣土路,这也说明离黄河滩更近了。正值十点多钟,太阳当空,没有风,云彩也被蒸发殆尽。天,蓝的像火焰,空气里流动着灼热,身上的衣服渐渐湿透。

  路的两边也有一些荷塘,但没有景区人工打理的那样有精神,显得低矮,有些落魄,也不怎么俊秀。这亦或是品种的缘故,亦或因莲蓬和莲藕的经济因素,而少了些许荷塘的魅力。荷叶浮在水面,荷花夹在其间,寂寞地在水中飘摆,少了游人的打扰,倒也有几分清净。路边水渠里的水很清亮,一直朝黄河滩的方向流去,我在疑惑这荷塘里的水会不会是循环的?一边引黄河水注入荷塘,一边再排入黄河呢,如是这样,那荷塘更是充满了活力啦。

  再往前走就是庄稼地了。

  七、八个农民穿戴模样的当地人从田间地头走来,边走边比划着,碰到我们打开手提袋指了指,又指指庄稼地,意思是告诉我们地里有野菜——蚂蚁菜。原来是帮聋哑人,能一次见到这么多的聋哑人,感到很稀罕,就客气地对他们说,知道了,等回来时也去地里挖些。这样说也不知他们能否听见,但脸上的笑容是光彩夺目的。

  我们继续向黄河滩挺进,路不好走的时候黄河滩就快到了。果不其然,前面拐个弯儿就看见了黄河滩。

  黄河发源于青藏高原的巴颜喀拉山脉,上游多崇山峻岭,水质清澈。九曲十八弯后,流经黄土高原,夹带着大量泥沙而来,成了名副其实的黄河。

  这里是黄河中下游的分界线,一片尚未开发利用的处女地,保持着原始的自然状态。沟沟岔岔,水洼密布,陆地上生长着一人高的蒿草和芦苇,满目辽阔苍凉。一条羊肠小道伸向草丛的深处,这或许是好奇的游客更想一探黄河岸边的神秘而踩踏出来的。因时间有限,我和妻子没有此计划,不能加入好奇的队伍,就在滩地选择一些野趣横生的景色,留下几张照片后就匆匆回撤,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心思就是挖点野菜。

随便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