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

夜深了, 我一点睡意也没有,内心好像被什么勾起了一样,难以平静。站在阳台上,可以窥见这个城市浓缩的一角。夜色中的大桥越发显得英姿伟岸,一排排像士兵一样的路灯把全部的光辉士洒在了桥的纯白色身体上,他们是那样的亲密与柔和。这如长龙般的灯火阑珊原本镶嵌在金碧辉煌的宫殿里,今夜在这平常的夜色里竟然也能勾勒出如梦境般的华丽。缓缓流动的江面上铺着一层淡淡的银纱,十几艘紧挨着的渔船早已熄了灯,我猜想或许还有一对夫妇像我一样没有睡意,在说着悄悄话呢。小孩应该早已进入梦乡,因为微微荡漾的江面让渔船如同摇篮那样轻盈舒适。夜色中的林荫道难以入眠,车来车往如大雨前的蚁群永远不知疲倦的忙碌着。这个城市只有在沉睡中才露出那么一点让人赏心悦目的朦胧美。这夜色虽有几分撩人,但还是缺少天然而成的意境。这不免让我怀念起家乡的夜晚来。乡村的美应该是清新与宁静。如果是好的天气,夜晚必定星繁月朗,凉风习习,蛙鸣狗吠。奶奶还在世的时候,总让我睡在自家的竹床上,她拿着棕树叶做的大蒲扇给我赶蚊子。奶奶走了很多年,可我一直觉得她从未离开过。萤火虫像一串美丽的夜明珠在身边留连忘返,蝉的声音忽远忽近,时不时还能闻到风儿夹稻草的清香,静静的听,小河里的水正哗啦啦的流向稻田。老家的房子前面有条大河,后面有座大山,所以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都是沁人心脾的。偶尔会听见夜猫子吵醒那片沉睡的山林……。 想想人生到底是一条什么样的路呢?生命如同这夜色一样,该沉睡时就要学会进入梦乡,该醒来时就要懂得欣赏朝阳。时间仿佛此刻凝固了,我的灵魂好像去远方旅行了很久,忘了归途。是这个城市让我们的心不得不逃离躯壳去找一个与世隔绝的仙境或者一个让灵魂独舞的圣地。一缕清风掠过我的脸庞,不知它从何处来又吹向何处?也许他是一位忠诚的使者,在给某一位姑娘送去她爱人的思念吧。我抬头仰望这片像海一样宽广的深灰色苍穹,像是演出了一天,刚刚拉下帷幕。不过,有几颗小星星在监视着这浩瀚宇宙,无论是人类还是动物还是迷茫的外星人,他们看似是所有星球的主宰者,其实只不过是某些星球的名贵装饰品或补品,某一个时刻还扮演着殉葬者的角色。人生不过百年,如流星一闪。我想正因为生命珍贵才如此短暂。太阳、月亮、星星及其它星球,还有山川树木等,它们可以活的长久,它们有它们的生命,可它们的一生没有智慧,没有激情,没有悲欢离合,没有甜蜜的爱情,没有温暖的亲情,没有享受世间美好一切的感官,与其这样枯燥的活上万年还不如生动的活一百年。一个人能活上百年也不少了,日复一日的时光里,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要善于发现美和珍惜所得,不要觉得日子还长着呢就虚度光阴,生命是不会等你的,不能让人生像小草一样卑微的结束。 夜色越来越沉,我脑子里却还在不停的搜索往昔。也许是太久没有回想,很多珍贵的记忆已变得模糊。我没有什么过分的愿望,就是希望目前的这种生活状态可以持续到老,我不想再得到什么,更不想再失去什么。一个人的幸福是自己可以把握的,也许在心里,也许在身旁,只是偶然忽略或遗忘而已。 思绪很快又飘回这静逸的夜色里,书房的灯还亮着,他还在看书。想想和他走过的这么多年,内心百感交集。现在只剩下生活,没有初恋时的激情,也没有了热恋中的牵肠挂肚,更多的是回想那相濡以抹的岁月。曾有一段时间,我们彼此生疏,像最熟悉的陌生人,也想弃他而去。可是他就像一件穿了很多年的旧棉衣,永远那么温暖,永远都不舍得丢弃。我走到卧室,女儿那熟睡的脸庞让我不禁温柔的轻吻了几下。孩子不经意就长大了很多,她睡在我旁边的时候,我会觉得她是嵌在我生命里的一颗珍贵的小宝石。从呱呱落地时的小脚丫到现在有我手板长的小脚,我会很自豪,这是我生命里的最得意之作。孩子会经常凑到我的耳边说我爱妈妈,我内心才更深地意识到我已经是一位母亲,不再是一个调皮任性的少女。孩子真的是一份隐形的幸福,我庆幸自己拥有她。 人生不可能完美,如果一只眼睛装着痛苦,那另外一只眼睛就肯定装着幸福。让心去懂得欣赏,即使茫茫夜色也有动人之处。

随便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