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想起了您

风荷暗香,红杏碧柳,春意正浓,寻美不见,何乃太匆匆。驿寄梅花,鱼传尺素,千里鹅毛相送,何曾见傲雪残菊,吹堕西北风中。

慈母银针,临行密缝,执手泪眼朦胧。月柳寒鸦,风雨秋雁,寄相思无尽,醍醐灌顶,点酒藏美真情,细节美,人生相似,踏雪飞鸿。

有一种爱,开始在什么时候已无从谈起,也想象不出它可能结束的理由与时刻,但是这样一份属于永恒的眷恋却进行的毫无边际,总令你触摸不到,掌握不住。这种爱,我们把它叫做特别的爱--母爱。

有一个人,她从来不曾真正靠近你,却也永远不曾离开,她就像幽幽黑暗中一点凝聚清凉的光,你能够感觉到它的存在,全心倾听她的声音,只是从来不曾真正忘记,这样的人,就是那个特别的人--母亲。

是啊,每一个人都有以为自己引以为荣的母亲,是母亲给了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的权利,正因为如此,面对母亲我们更应该学会感恩。

有句话说,世界上最脆弱的是女人,最坚强的却是母亲。多么精辟的一句话,确实,如果说家是一间房,父亲是梁,母亲便是墙。作为母亲,她们总是用自己柔弱的双肩撑起这个家,承受着这份责任,遮挡狂风暴雨,接受冬雪寒霜,岁月沧桑,抹去了他们曾经的青春,留下的华发尽染的苍白与印痕。

跋涉着千山万水,凝视着潮涨潮落,经历着风吹雨打,品味着酸甜苦咸,人生的路上,母亲的爱是儿子最好的行囊,是儿子坚强的雨伞,是儿子一路的牵挂与眷恋,它比天更海阔,比大地更包容,比云更美好,比太阳更温暖。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即使路途雾霭迷茫,然而当你仰天遥望,在那北极星出现的地方,永远闪动着母亲爱的泪光,为前行的儿女指引着方向,柳暗花明,想着母亲,你便再一次欣然启程。可是在忙忙碌碌的人生旅途中,你曾多少次向身后回望,你还记得母亲慈祥的面容吗?你曾多少次在梦中听到母亲亲切而挚诚的呼唤,远方的母亲可是在惦记着你啊!不管将来你遇到怎样的困难与挫折,不管你走到天涯还是海角,母亲心中不变的是我们!

还记得唐山大地震中那位咬破手指以血代奶延续孩子生命母亲吗?还记得海峡对岸那位投身火海,勇救女儿烧毁容颜的母亲吗?谁说母爱润物无声?谁说母爱没有深度?爱到极致,母爱足以惊天地泣鬼神!沐浴血色母爱,任何的讴歌与赞美都流于肤浅而显得苍白无力,可以说母亲为儿女而生也为儿女而死!

有一种爱的感觉叫母亲,它离幸福很近,而且不会破碎,那是一种天长地久的相互渗透,一种彼此融入生命的温暖!

20年后,我终于明白了她在我的生命里原来是如此重要,当我的人生浸透酸甜苦辣时,我的生命便注定再难与她割舍。人们都说血浓于水,然而比血更浓的,却是这种生死相依的亲情啊!

也许在许多年之后,我们的妻子倾吐炽热的情恋,我们会情不自禁的抱住亲爱的儿女倾吐脉脉的爱意,可是,我们是否想过去抱住年迈的母亲,去倾诉人世间那份真挚的挚爱与亲情呢?

美在厚厚的情蕴,乐在融融的天伦,在最简单最平易的生活中最能涌现出真诚的情怀,要知“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

不论是从前的母亲,现在的母亲,还是以后的母亲,乃至已进入天国的母亲,也许她们没有高深的学问思想,没有豪言壮语,却有一种牵动着我们魂魄的力量,引领我们的生命,指引我们的生活,更时刻秉承了人类质朴的生存法则,不懈的奋进!

还记得美国9•11事件中银行家爱德华遇难前的第三个电话吗?“妈妈,我爱您!”那一声呼唤道出了多少儿女沐浴母爱却无以为报的万千思绪,令多少只管付出不求回报的母亲倍感欣慰。

不知多少年后,众星捧月般,我们手捧着鲜花,迈着稳健的步伐走向成功的舞台,泪如雨下,忘不了的是母亲宽广温暖的胸怀,忘不了是母亲布满皱纹的双手,忘不了的是母亲历经沧桑的两鬓斑白,更忘不了的是母亲伫立在村口望眼欲穿的真情呼唤!

随便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