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漫画姐:肿瘤君,请滚开_世界名人

面对病痛,她没有呼天抢地,没有心怀怨尤,而是把住院经历画成了一部妙趣横生的漫画。人们喜爱她的漫画,更被她面对困境的幽默感所打动。

★ 漫画,笔绘我心

她叫项瑶,但更多的人喜欢叫她熊顿。之所以起网名叫熊顿,是因为她既喜欢科学家牛顿,又喜欢熊,她常幻想着苹果像砸到牛顿身上一样,砸到熊的身上。

像许多80后一样,熊顿从小就爱看漫画,最喜欢日本漫画家鸟山明,空闲时,她热爱涂鸦。2001年大学毕业后,熊顿只身前往上海打拼,先在一家服装公司做设计,每月仅拿2000元工资。后来,她又去了一家台湾公司,工作环境压抑,竞争激烈,偶尔有一点成绩,就会被同事“另眼看待”。

郁闷之余,她试图突围。一个偶然的契机,她在网上看到一篇轻松搞笑的漫画《小老爷们那点事》,作者署名“涂老鸦”。熊顿瞬间心灵洞开,与之产生了共鸣,一时心痒手痒,便画了几张“女版”漫画贴在下面。“涂老鸦”很快给她回复,不但没埋怨她“克隆”自己的作品,反而大加赞扬,鼓励她好好画。

不久,身为迈克尔?杰克逊的铁杆粉丝,熊顿为了参加偶像的歌迷会,结束了“沪漂”生活,成了“北漂”。生活在大城市,压力巨大,何以解忧?唯有漫画。

熊顿在北京的一家广告公司,边做插画师,边以自己的成长经历为蓝本,画出了爆笑长篇漫画《熟女养成日志》,小有名气后一发不可收拾,又接连创作了《熟女单身日记》、《熟女“房”事心经》、《减肥侠》等作品。这些画作里,少女的单恋、相亲的糗事、蜗居的烦恼、减肥的心得,都被她当成了素材。

在《熟女养成日志》中,熊顿以自己为原型,记录了一个女生从2岁到28岁的心路历程。16岁时,经历过懵懵懂懂的初恋;23岁时,社会新人憧憬办公室恋爱;24岁时,从各种恋爱伤痛中慢慢成熟;26岁时,开始为步入婚姻而努力;28岁时,虽然跌过痛过,仍然很想恋爱结婚。这部漫画出版后,她一炮而红,被媒体誉为中国版的高木直子。

从上海到北京,熊顿不停地找房、不停地搬家。她曾遇到一个合租伙伴,把她刚攒钱买的电脑“大卸八块”。最惨的一次,她被房东赶出来,连夜奔忙找房子。最无奈的一次,她刚费尽心思把房间布置好,就接到了房东要求腾房的电话。当她攥紧拳头,终于存够首付时,房价蹭蹭地蹿远,抛下了迷茫的她。到底没住上自己的房子,却画成了《熟女“房”事心经》。

有一份工作,又能赚外快,熊顿倒也想开了,放开来去享受生活。仗着自己壮汉型的体格,她晨昏颠倒,三餐不定,K歌必定刷夜,聚餐必喝大酒吃大肉。她爱吃北京特有的“卤煮火烧”,一种把猪肠、猪肺头、猪肥肉片、豆腐泡和名叫火烧的烧饼煮在一起的食物,带汤,泛着一股青光,弥漫着一股腐败的香气。吃的时候,必须放上大量的芥末、韭菜花,她才不管那是不是胆固醇过高呢。节假日来临,便呼朋唤友去游山玩水,日子过得五光十色。

★ 肿瘤君,驾临

然而,2011年8月21日清晨,放纵的脚步被迫停下了。那天,熊顿迷迷糊糊下了床,向房门口摸去,却莫名其妙摔倒在地,四肢抽搐,口吐白沫,她的生活一下子被狠狠摔成了两半。

那天,她甚至没来得及穿上衣服,与她同住一个屋檐下的闺密艾米手足无措,不知该打120,还是喊其他朋友来帮忙。而从昏迷中醒来的熊顿晕晕乎乎地想:今后再也不能裸睡了。

朋友开车将熊顿送到医院,医生看了X光片后,告诉她得了非霍奇金淋巴瘤。熊顿只简单问了句“这病还能治吗”,得到肯定答复后,她同样简单地回答:“哦,好,那就行。”

也许她当时既不痛又不痒,并不怎么担心;也许她脑子里有自动防御机制,总觉得知道的越少越好。胸外科的医生沉吟许久,说:“先住院吧,观察观察。”

随便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