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扬州八怪黄慎?黄慎的故事?


  黄慎是清朝著名书画家,为“扬州八怪”之一。黄慎最开始叫黄盛,后来改名为黄慎,字恭寿,恭懋,躬懋、菊壮,号瘿瓢子,别号东海布衣。

  黄慎既然是“扬州八怪”之一,这个称号就已经能够说明,黄慎本人在书画方面造诣很高,是当时名气很大的书画家。实际上黄慎在诗文、书法、绘画上面都有不小的成就,他的诗文、狂草书法,绘画被称三绝。

  书画家在自己的画上题诗是十分普遍的事情,所以黄慎在诗词方面成就不小,也不是难以想象。观如今后世所存黄慎书画,他的诗情韵清远,如 岩绝 ,烟凝霭积,能非凡境。

  就画作方面来看,黄慎早年师从上官周,所绘大为工笔画,后来开始接触狂草。中年的时候,已经将写实工笔画的绘画变为粗笔写意,其画笔姿放纵,气象雄伟深入古法。

  从书法上,黄慎擅草书,法怀素,笔意纵横,一派潇洒不羁。

  另外既然叫“扬州八怪”了,那么黄慎的性格中自然也就有着“怪”的方面。“扬州八怪”中的“怪”字并不是贬义,而是切切实实的表达。艺术家们都这样,性格亦或者是生活方式上总会与常人有所不同。黄慎与郑板桥交好,两人既然趣味相投,感情不浅,那么两人便都是追求自由,不喜拘束之人了。

  黄慎晚年在离开扬州之时,郑板桥曾经作诗以赠,诗言:“家看古庙破苔痕,惯写荒涯乱树根,画到精神飘没外,更无真相有真魂。”这一首诗,既肯定了黄慎住陋室而怡然自得的品质,同时也毫不吝惜的夸赞了他在书画方面的专注于追求。

  事实上,黄慎的确有着让人敬佩不已的钻研精神,为了提高自己的画技,废寝忘食,苦心专研。早年之时,他寄居在破面之中,苦练画技。白天的时候专注画画,夜晚没有蜡烛就借着佛灯读书,这样日以继日的努力,终于使得他的画技有了不小的提高。

  黄慎在回忆自己以前的时候,曾经说过:“余自十四、五岁时便学画,而时时有鹘突于胸者,仰然思,恍然悟,慨然曰:‘余画之不工,以余不读书之故。’于是折节发愤,取毛诗、三礼、史汉、晋宋间文,杜韩五言诗及中晚唐诗,熟读精思膏以继晷,而又于昆虫草木四时推谢荣枯,历代制度衣冠礼器,细而致于夔 蛇凤,调调刁刁,罔不穷厥形状,按其性情,豁然有得于心,应之于手,而后乃今始可心言画矣。”

  从他的自述中,就可以看到黄慎为了提高自己的画技,追求更高层次的绘画水平,付出了多少的努力。也正是他这样的苦攻不辍,才能让他从一个普通的书生,成为一位名誉古今的书画名家。

  黄慎为福建宁化人,他之所以能位列“扬州八怪”之中,便是因为他人生的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扬州卖画,其名享誉江南。后世就流传有黄慎四上扬州的故事,虽然不一定真实,但是却也能让人从侧面了解到这位书画名家。

  黄慎刚刚到扬州之时,正是他师从上官周,小有成就之时。那个时候他的画作,多为工笔画,在追求写意的扬州并不吃香。在他愁眉不展之时,有人给他指明:“工笔人物,古人画得好的甚多,人们也看习惯了,你再走这条路子,怎能出人头地呢?不妨走写意人物的路子。”

  黄慎听了之后,便回乡苦练写意,自觉有所进步之后,第二次来到扬州。这一次,仍然并不完美,虽然众人赞他画作不错,但是同时也有人提出,写意画上题的字太过端正,与画作不符。于是黄慎又离开扬州,开始专工草书。等到他第三次前往扬州,有人评价他的画:“人物造型大胆夸张、落款笔势生动有力,只是画上只有年号,缺少诗词文章,似乎美中不足。”

  黄慎听见这个评价之后,当即收拾行囊离开扬州,又专研了几年的诗文,才再次回到扬州。等到他第四次来到扬州的时候,已经是“诗书画”三绝。每一幅画作,都受到达官贵人的热烈追捧,其名声也越来越大。

随便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