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在笑

    好朋友
    我一定是被鬼缠上了,不然怎么会天天倒霉:身上总是莫名其妙地出现伤口:钱包掉了好几次;骑自行车掉进水坑里;最严重的是走路被摩托车撞……
    我的好朋友梁丘劝我不要太沮丧,说困难只是暂时的,好运总会到来。
    好运迟迟没有来,我的女友也和我分手了,理由竟然是没有理由。那夭我喝得酩酊大醉,一个人走在回出租屋的路上。天空突然下起了雨,我脚下一滑,整个人跌倒在烂泥中。酒醒了一半,我突然想哭,却在这时听到一阵阴冷的笑声。
    我奋力地抬起头,正对上一个披头散发、青面獠牙的鬼。它双脚离地,正用黑洞洞的双眼看着我。
    “是你,是你把我害得这么惨对不对,你究竟想干什么?”我歇斯底里地吼道。
    那个鬼在我身边绕了两圈儿,说:“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你死。只要你活在这个世上一天,就不会有好日子过!”
    我听后浑身发冷,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恐惧。我哀求道: “求你放过我吧,我哪里得罪你了吗?只要你说出来,我立刻改正。”
    那个鬼摇了摇头,阴森森地说: “只有一个办法能让我放过你。”
    “快说,是什么办法?”
    “你自杀吧!”它说完就飘走了。
    雨越下越大,我绝望地走在路上。迎面走来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把伞。他来到我身边,搀扶起我的胳膊。
    我这才看清来人是梁丘: “梁丘,我要死了,还好临死之前有你这样的朋友。”
    梁丘忍不住笑了两声,说: “你喝多了吧?不过是失恋,至于吗?”
    我用手指了指漆黑的远处,把刚才那个鬼的话转述了一遍。我的意志已经被摧毁了,放弃了活下去的念头。但是梁丘却不这样想,他说: “鬼并不是你想像中那样不可战胜的。既然它想看你死,我们就做一个假象把它引出来,借机除掉它,你的威胁就解除了。”
    生死关头总能看出谁是真正的朋友。我又打起了精神,和梁丘回到出租屋。我准备先休息一下再做打算,正当我冲洗身上的污垢时,在镜子里发现自己的脖子上有一圈儿红印,就像被绳子勒过一样。我还没来得及多想,那个鬼再次出现在了我的身后。

    它用利爪锁住我的脖子,我头皮一阵发麻,一股寒意从后背延伸到了脚底。
    我被勒得无法呼吸。
    它阴森森地在我耳边说: “放心吧,我是不会杀你的,我要亲眼看着你自杀。你看,脖子上的这道红印多漂亮,简直像艺术品,你不如就选择上吊吧!”
    它说完就消失了。
    我用手捂着脖子,浑身发抖。不过我为自己鼓劲:反正也是一死,那就来个鱼死网破!
    隔天早上,我和梁丘一起去外面采购对付鬼的东西,买了大蒜、朱砂、桃木剑等,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入夜之后,我和梁丘一起来到了小树林。
    周亮
    我站在一棵歪脖树下,将绳子系在树枝上,然后扭头看了看一旁的灌木丛。梁丘就藏在那里,等会儿我假装上吊,引出那个鬼后梁丘就会借机用“法器”除掉它。
    我站在凳子上,将脖子挂在绳套里。脚用力一瞪,凳子倒了,我身体悬空,两只手用力抓着绳子,以免脖子真的被绳子勒住。就在这时,我看到那个鬼出现了,就在我面前不远的一棵树下。

随便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