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典礼演讲稿:在未来,在远方

  据我们学校某位同学调侃说,我们中国之所以成不了一个文化大国,是因为我们在每一次讲话的时候,都是把领导和老师放在前面,而我们每位老师都是很没有文化的。说我们领导、老师最喜欢抄袭,最喜欢抄袭的句子是;金秋十月,丹桂飘香,我们欢乐的在这里相聚……还说我们抄袭是不分季节的,即使是此刻,也敢说金秋十月,丹桂飘香。这让我和各位老师,倍感亚历山大。所以,为了完成这位同学的心愿,请允许我说:金秋十月,丹桂飘香,我们欢乐的在这里相聚,各位打游戏斗地主聊qq累了的同学,各位三个月没发工资的老师,各位尊敬的尊贵的伟大的伟岸的以及猥琐的领导,大家晚上好!

  同学们,距离我在这里第一次见到你们已经四年或者五年了。2012年夏天,在你们的生命里,以及我的生命里,终将成为一个特殊的记忆。这是一个适合幻想的季节,和风熏柳,花香醉人,你们从此将擎起生活的大旗,追逐属于自己的生活。你们中有的会选择读研继续深造;有的会走进医院,完成从医学生到医生的转换;也有的会在深思熟虑后毅然决定弃医从商,或者从文,或者从政。这也是一个令人忧伤的季节,同窗话别,友朋挥泪。你们会在某个夏夜,几个哥们,或者姐们,在某个廉价小酒馆,酒风浩荡,面带两朵小桃花,杯盘狼藉间,怆然涕下,在环校路上留下你们歇斯底里的歌声或者苦笑。你们也会三五成群,相约图书馆孔子像前,以各种非主流姿势留下你们在学校最后的恣肆,镜头闪动的一刹那,我分明看到你们的笑容后面依稀的泪光。你们还会在宿舍楼前,拉起横幅:毕业了,争取三年高富帅;毕业了,争取三年嫁个高富帅;各位师弟,师兄毕业了;师妹就交给你们了……

  这是属于你们自己的黑色幽默,轻松的调侃中藏着隐隐的痛。你们有太多无奈,有太多牢骚,也有太多追悔。你们会骂:我用一麻袋的钱上大学,换了一麻袋书。毕业了,用这些书换钱,却买不起一条麻袋。你们会追悔:抱着一张大学录取通知书来睡觉,醒来后发现通知书变成了毕业证,证明我曾经在这里睡过。你们会背着行囊,站在校门口“湖北医药学院”的烫金字下,摸摸脑袋,无奈地丢下一句:大学几年,长了见识,也长了头发。你们会模仿影视语言气放矿地笑:.就这样眨眼间毕业了。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要永远不毕业。

  于是,在湖北医药学院的这几年,从此成了你们的同时也是我的生命中最美好的记忆。

  我们一起记住了国家的峥嵘岁月:g2、中非峰会,奥运会,歼20、瓦良格,北斗,神州系列飞船。你们也会记住国家的苦难:西南大旱,汶川地震。“一群人民狠狠地睡下了。”你们说出这样一句似诗非诗的东西,在远方眼含热泪,用13亿人民的力量在神州大地写下:多难兴邦的注解。我们也记住了我们学校的光辉历程:

  你们记住了:学府苑的三角饼,张记面馆的热干面。“亲,你的三角饼,”“嗷,不,亲,是你的三角饼。”我记得你们杜撰了《莫须有晚报》,在记者子虚先生,编辑乌有公子的笔下,黑人总统奥巴马发出了“如果能让我天天吃到热干面,我愿意放弃整个美国”的豪言。我记得你们戏称李文春王配军等四位老师为四大名捕,“听说春哥曾来过”成了你们当中的时髦语言。你们在记住了熊琛老师迷彩外套蓝色牛仔裤的同时,也记住了他的经典台词:when i was young ……你们记住了任永生老师在生理实验课上三十六路炉火纯青的解剖刀法,他刀法诡异,快如闪电,使你无从追寻他的套路。当然,你们也记住了他犀利的语言,和愤慨的神情。我记得你们把喜欢逃课的同学分成了凡人、得道者、仙人、佛以及佛爷。凡人逃课后说:什么,明天要考解剖?得道者说,什么,下节课要考解剖?仙人说,什么,刚才考的是解剖?佛说,什么,昨天有考试?佛爷说,解剖?刚才考的不是生化吗?我还记得大学里有棵树叫高数,很多人都挂在上面。

  你们也记住了对学校和我们的种种不满,你们会骂,坑爹的奖学金,坑爹的推优,坑爹的食堂,坑爹的寝室,有木有?!你们也会骂,你妹的辅导员,你妹的学生会,你妹的校园网,你妹的四六级,有木有?!当你们骂累了,总喜欢以一句“神马都是浮云”来做结束语。你们还会把这些流行语翻译成华丽的英语:cheating father, your younger siseter。你们也会骂:为何每次开会,领导来的最晚,走的最早。我还记得,你们私下里喜欢管我叫军哥,或者汉军儿。

随便看一看